刘元春:“一带一路”主权风险评级具里程碑意义

刘元春 资料图

        大公网5月28日讯(记者 李晓蓉 喻春来)“‘一带一路’成了最热的词。围绕‘一带一路’,2014年全年发表的论文是116篇,今年前4个月已达415篇;以‘一带一路’命名的智库和学术团体已达80多家”。

  在昨天举行的《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主权信用风险报告》发布会上,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透露。而据机构检测显示,去年报纸发表的有关“一带一路”的文章共计546篇,今年前四个月高达1876篇。

  “‘一带一路’成了一个筐。”刘元春指出,大家都在谈“一带一路”,但没有超越“战略”层面。而主权风险评级报告的出炉,是在顶层设计、战略蓝图构想之后能够真正落地的一个研究成果,具有里程碑意义。

  “要真正在这个地方实施我们的项目、发行我们的债券、要进行全面的估值,国别风险是非常核心的内容。”刘元春补充说。

  据悉,《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主权信用风险报告》选择了“一带一路”沿线27个重点国家,覆盖中亚、东盟、欧洲以及中东、南亚和非洲等沿线必经区域,主要根据宏观经济实力、政府财务实力、对外偿付能力和事件风险敏感性等四个维度,对沿线国家的国情和风险进行具体刻画。

  报告方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中诚信”)认为,国家主权信用风险识别是“一带一路”实施的必要前提。尽管“一带一路”战略蕴含巨大的发展机遇,真正推动战略落地和执行仍将面临各方面挑战。在目的国特定的政策环境约束下,核心问题仍是巨大的投资和资本运作如何实现收益最大化的问题。资本管理的市场化、资本项目的选择及投资配置都需要风险判断和识别。

  报告显示,从总体来看,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主权信用风险主要表现在以下五方面:第一,沿线部分国家经济基础薄弱、经济结构单一,经济弹性和韧性差,过度依赖外部市场,容易受到区域外经济波动的冲击;第二,沿线部分国家财政实力偏弱,政府财政赤字较高,经常账户逆差,面临一定的财政风险;第三,沿线部分国家对外资本依赖度高,同时面临货币贬值,汇率波动和信贷紧缩压力,资本外逃的风险较大;第四,沿线部分国家债务比率较高,经济增长乏力与财政政策宽松并行,财政赤字恶化,债务负担加剧;第五,沿线国家地缘政治风险和事件敏感性突出,事件风险和政治风险是影响主权信用表现的主要因素。

  中诚信集团董事长毛振华向大公网记者指出,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主权风险评级的动态跟踪,成为推动“一带一路”战略实施的重要前提。“一带一路”各方面的合作,将通过金融为重要载体进行,因此加码金融支持,推动区域合作,提升金融合作的深度和广度,对于促进“一带一路”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但受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,目前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金融支持力量不足,整体跨境金融合作层次较低,存在以下四大挑战:区域金融力量不足,金融需求迫切但金融支持不足;区域金融合作不足,缺乏长远规划及统筹;投融资模式不足,民营资本介入程度不够;区域金融信息不足,缺乏有效的金融风险防控机制。


扫一扫,关注大公网公众号

责任编辑:张寻